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
  •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详细内容

“城市良心”的守护者 追忆宁波北仑治水一线党员王飞耀

2017-05-09 16:52 - 行业新闻 - 查看:

    2017年428日,星期五,年仅47岁的他永远离开了深爱的父母和妻儿,离开了他的岗位!

    那天中午时分,那个原本再平常不过的场景,成了所有熟悉他的人最为悲伤的记忆——那时,刚刚结束巡河工作的北仑岩东水务有限公司泵站管网分公司副经理王飞耀回到公司食堂。原本,这又将是一次平日场景的翻版:匆匆扒几口饭,王飞耀就会回到治水一线。可是,这一次,几口饭都没扒完,王飞耀就倒下了。“认真负责”“默默无闻”“任劳任怨”……这些,是缅怀王飞耀的同事、朋友对他的评价。王飞耀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

“城市良心”的守护者 追忆宁波北仑治水一线党员王飞耀

 

     他只是一位不折不扣做好本职工作的退伍军人——他在上海消防部队当兵时,多次参与重特大火灾的灭火救援工作,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三年间获得五次嘉奖,被上海市消防局评为消防抢险一级战斗员;一位尽责尽职照顾好家庭的“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父母年迈多病,他担起了一个“孝子”的应尽职责,给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妻子去年得了重病,他利用一切空余时间为妻子寻医问药、寸步不离;儿子也在他的谆谆教诲下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同事眼里的耀哥——为人正直善良,嫉恶如仇;做事光明磊落,助人为乐;一位有着27年党龄的老党员——回首王飞耀走过的路,你能够发现,在那张风吹日晒的黝黑脸孔下,藏着一颗守护管网、无私奉献的“城市良心”。


“城市良心”的守护者 追忆宁波北仑治水一线党员王飞耀

                       他曾经是一名军人

    城市管网的“活地图”

    “单位的事情交关要紧,停不下来,等五一放假我一定去检查身体,你们放心。”这是孝顺的王飞耀留给父母最后的话。

    今年2月,一向连小病小痛也很少有的王飞耀突然牙疼,一量血压,飙升到了190,而心跳每分钟只有40来下。

    身体不适,他对家人、同事提都没提起,继续忙碌在基层治水的第一线。在工作笔记里,他倒排工期和时间——年底城区地下管网“全面体检”要全部完成。时间紧,任务重,王飞耀心里有些着急。

    雨果说:“下水道代表着一个城市的良心。”在北仑,王飞耀就是和地下管网这个“良心工程”打交道最久的那个人。

    2001年开始,王飞耀在北仑岩东水务有限公司工作,从工段长到泵站管网分公司副经理,一干就是十几年,城区650公里长的雨污水管网,他都用脚丈量过,用眼查看过。

    在这个深埋在地下的“看不见”的世界里,除了依托城市建设时期的图纸,剩下的就得看工作人员的“良心”——毕竟那么多年了,过去的滩涂变成了厂房,过去的农田变成了住房,地下管网的具体情况,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北仑的地质松软,这几年城市发展又特别快,加上集装箱车多、工业企业多,一些管道出现了沉降、错接等问题,需要专业人员来维护处理。”北仑区五水共治办副主任赵贤勤说。

    西到富春江路,东到珠江路,南到319国道,北仑主城区有6万只窨井盖、3个雨水泵站以及14个污水泵站。每天一早,王飞耀就开车出门,沿路巡查,车上放着尖镐、铁锹,以便一有异常就打开窨井盖检查。过去两年间,他带领同事排查检测了180公里管道,排查出2000多个破损点,完成了24公里管道700多个破损点的维修。

    在嵩山路和闽江路交会处,污水管道铺设了30多年,多有破裂。在王飞耀的筹措下,这条问题最为严重的管道进行了一场“脱胎换骨”的改造,修复后,附近一度“黑得发臭”的北横小河焕发了活力。

    “他对地底下的管网情况,做到了烂熟于心。管网是怎么接的,出口在哪里,接口在哪里,终端在哪里,他都能一五一十地说个清楚。”在不少北仑治水人的眼里,王飞耀是地下雨污管网的“活地图”。

“城市良心”的守护者 追忆宁波北仑治水一线党员王飞耀

                                    痛别王飞耀


    治水剿劣的“主力军”

    “污染,问题在水里,根子在岸上。”这是不少业内专家的共识。对于王飞耀来说,解决的就是“根子”上的问题——雨污严格分流。波光粼粼的凤洋河位于大港工业区,河流两岸集中分布着上千家工业企业。过去,由于雨污没有严格分流,这条河流是老百姓口中的“多瑙河”,红的,白的,黄的,绿的,河水因附近工厂排放污水而呈五颜六色。2010年,王飞耀调到北仑区刚刚成立的“内河办”,头一个开刀的,就是这条河。天气好的日子,王飞耀他们从河流的下游出发,沿着雨水管道,一个一个打开窨井盖进行排查,如果有哗哗的水声,就证明附近有污水流入,有错接偷接的污水管道。

    “那个时候,还没有形成治水的共识。有些小企业爱理不理,对于投诉踢皮球。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调查、取证,找到确凿证据,抓到点子上,将企业的污水管道一一处理到位。”王飞耀的同事干信军说。凤洋河沿岸的上千家企业,王飞耀等人都不止一次去拜访,车间、厨房、卫生间……同事陈辉说,阿耀做事很顶真,哪里出了问题一定要查得清清楚楚。排查取证有理有据,服务贴心贴肉,企业心服口服。去年5月,索宝食品有限公司被发现乱排放污水。由于公司人员更迭,谁也搞不清楚下面管道情况。王飞耀第一时间带人对企业的所有排水管道进行仔细检查,发现是雨污水管混接,污水排入了雨水管道。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王飞耀到企业跑了六七趟,不仅指出问题,还提出指导意见。施工人员不知道怎么做,打电话请教王飞耀,王飞耀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到现场指导,直到整条管道整改完工。赵贤勤说,正是有王飞耀这样的人在一线努力,治水工作才能扎扎实实做好,一个点一个点去落实,最终才有看得见的成果。如今的凤洋河,成了名副其实的“环城河”,两侧绿树掩映,河中鱼虾畅游,让人看了心旷神怡。而作为临港工业集聚的北仑,更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治水成果,连续捧回“大禹鼎”。

“城市良心”的守护者 追忆宁波北仑治水一线党员王飞耀

                          王飞耀和他的团队用机器人监测地下排水管道

    抗洪抢险的“冲锋者”

     “我至今觉得,爸爸只是去出差,并没有真的离开我们。”在位于高凤新村的家中,王飞耀21岁的儿子王宏杰,还没有办法接受父亲突然离世的事实。每次吃饭,他还会多盛上一碗,摆好碗筷,等着父亲的归来。在儿子的印象里,父亲总是忙碌的:只要有工作任务,父亲绝不会先回家;只要一个电话,父亲无论多晚都会第一时间赶赴现场。2005年台风“麦莎”来袭那一夜,母子俩在小小的老房子里,不断用桶接着顺着缝隙流下的雨水。而家里的“顶梁柱”王飞耀,则奋战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一夜未归。这样的故事,几乎年年发生。无论是防汛排涝,还是污水强排,王飞耀拿出了当年入伍当兵时的钢铁意志,三天三夜连续作战。20169月,台风“莫兰蒂”袭击北仑,北仑城区大面积积水。从1513时至166时,17个小时内北仑雨量达176毫米!银泰城周边因积水严重被封道,虽然已安排两辆强排车强排,但积水仍居高不下。晚上9时,在齐膝深的洪水里,根本无法找到窨井盖的位置,王飞耀和同事只能用脚踩的方式在水下挨个摸索雨水井,抢在河水水位涨上来前打开井盖。因为雨鞋鞋底比较厚,隔着鞋底不好分辨踩到的是地面还是井盖,大家就脱下雨鞋,赤脚行走,一个个打开井盖排水,及时用手疏通管道。三天三夜后,城区各条道路积水终于排干,其间王飞耀总共只休息了3个小时。“对工作的事,他总是不折不扣地去完成,但是对自己的事,他总是说‘没关系’。”岩东水务公司老总陆剑谷说,王飞耀生前从未为自己争取过什么,他总是摆着手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先休息”“没关系,忙完再说”……妻子刘旭芬说:“平常阿耀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工作上绝不能给组织丢脸’。”

    烈日骄阳下,翻查窨井内情况专注的脸孔;大雨倾盆中,雨水和汗水交织的脸孔……这些晒得发黑的脸孔是那么普通平凡,却又是如此生动而昂扬。正是他们,让我们对治水攻坚战的结果坚信不疑:我们必将勇往直前,无往不利。

“城市良心”的守护者 追忆宁波北仑治水一线党员王飞耀

                            双休日依然可以在检测维修工地看到他的身影


上一篇:在这所美国大学不是上课,而是与教           下一篇:没有了